·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政协概况政协新闻领导言论专委工作提案工作建言献策学习园地委员风采文史资料机关建设
首页 >> 文史资料
  
 
一个土家老人的文学梦--记长阳文化人萧国松

发布日期:2012-03-26 字号:[ ]


  今年70岁的萧国松老人,在文学创作上拥有不俗的成绩,他几十年来笔耕不辍、潜心写作,先后出版了叙事长诗《格桑花》、《老巴子》、《萧国松寓言集》等具有影响力的作品,还创作了电视剧本《土家第一军》,搜集整理出版了25万字的《孙家香故事集》等。老人笑言,创作是他毕生的兴趣与追求,这些成绩更加鞭策他不断前行。如今,他已给自己制定了更高、更远的目标,而这一切只源于内心深处那个最真实的文学梦。

    小试牛刀,激发兴趣

    当记者来到长阳县城见到萧国松老人时,他正“窝”在一间位于街角的简陋房间里专心致志地写着什么。这间房子是他专门租用的“写作房”,隐藏在一片农田背后,远离了城市的喧嚣,是个难得的僻静场所。但由于屋内没有电扇、空调,到了夏日实在有些难熬,记者去时恰逢午后烈日西晒,屋内十分闷热,只见老人满脸是汗,身上的衣衫早已湿透。但老人似乎习惯了这样的环境,他说:“能拥有这片小天地潜心写作已经十分感激。”简单一句话道出了他对文学创作的痴迷。

    萧国松老人说他对文学的爱好是从上学时开始的。“那时候我作文成绩很好,几乎每篇作文都被当成‘范文’在全校朗读,这点小小的成就感促使我对写作越来越感兴趣。从那时起,我就有了一个梦想:希望有朝一日能和语文课本上那些作家一样把自己的名字变成铅字印刷出来。”然而,这个梦想的实现经历了太多曲折、坎坷,一度几乎被粉碎。

    初三那年,萧国松因一场重病休学半年,功课因此落下了很多,毕业考试的成绩不太理想。另一方面,贫寒的家庭也没有能力继续供他读书。无奈,他只好退学。1957年,他应征入伍,当了一名汽车修理兵。从此,一心向往拿笔杆子的他却拿起了扳手、钳子,曾经的文学梦想也只好深埋到心底。

    直到当兵第二年,萧国松随部队进驻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那里独特而美丽的风景将他深深打动,忍不住产生了想要写点什么的冲动。老人笑着说:“兴趣一旦产生就像开了闸的水一样无法控制,那时的我看到什么都不禁浮想联翩,恨不得立刻用笔写下来。在甘孜当兵期间,我几乎每个星期天都泡在图书馆里看书,看到什么文体就爱上什么文体,尤其是叙事长诗和寓言,闲暇之余经常模仿这些文体写点东西。”

    渐渐地,萧国松的努力有了回音。一次,他在照相馆里看到一枚苏维埃红军印章,通过联想并以此为背景写了首歌颂红军的叙事诗《保存到明天》。没想到这首诗得到了部队领导的肯定,交给歌舞团改编成了歌剧在大型晚会上进行表演。这是萧国松创作生涯中取得的第一个成绩,虽然微小,却足以让他感到满足。他说:“看到自己的作品被搬上舞台,我非常开心,也增添了不少信心。”

    此后几年,这个怀揣着文学梦的青年更加卖力地创作,陆续在《建军报》、《甘孜报》上发表了几首小诗。这些成绩无疑是对萧国松最大的鞭策,他说:“从那以后,我的兴趣越来越浓厚,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就连修车时脑袋里也在不停地联想、构思。”

    换岗天地宽,伏案续梦忙

    1963年,萧国松退伍回到长阳,他先后被安排在武装部、公安局、文教局工作。在别人看来,这算得上是份稳定的“美差”,可他却一点也不满足。他对记者说:“虽然在工作之余也可以进行文学创作,但总觉得会受到各种限制。所以,那时我一门心思想到文化战线去工作,希望能集中精力做自己感兴趣的工作,哪怕待遇低一些都没有关系。”

    为了完成心愿,萧国松一直都在努力寻找机会。一次,他写了一个《农业学大寨》的剧本,引起了相关领导的重视,他借机提出要到文化部门工作的要求。经过一番波折,他终于如愿调到了县文化馆。回忆起这一段,老人笑着说:“从那以后我才真正满足了,觉得那个位置非常理想、非常适合我。”

    进入文化馆工作后,萧国松可谓是如鱼得水,不仅日常接触的全是文学相关的内容,还有充足的时间让他全身心投入到写作和文学研究上来。他笑着说:“总结我在文化馆的工作,总算还办成了三件事情。”

    这第一件大事就是萧国松经过不懈努力,于1979年7月出版了一部名为《格桑花》的3000多行的叙事长诗,《人民日报》、《诗刊》相继介绍。这首长诗以西藏平叛为背景,讲述了一对藏族男女的爱情故事。当时,长江文艺出版社将此书一共出版了1万8千册,很快就销售一空。后来,这本书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被载入土家族文学史。

    第二件事情是1981年萧国松受命编写《湘鄂西革命根据地史》,整个宜昌地区只有他一人入选。这项繁琐而要求精益求精的工作历时7年才总算完成。

    编史工作完成后,萧国松继续回到长阳文化馆上班,又奉命开始编写《中国民间故事集成》湖北卷长阳分卷,直至1998年退休。他说这是他工作期间第三件比较重要的事情。

    面对采访,萧国松老人谦虚地表示:“其实这些都算不得成绩,只能算是做了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完成了自己的目标。”

    闭门苦求索,陋室出大作

    退休后的萧国松本可以松口气,好好休息,安度晚年。可他没有这么做,对文学梦想的热情驱使他再次拿起笔,开始了新一轮的创作。这一次,他没有了工作的牵挂,变得更加投入,所以,他退休后的成就远远超出了退休前。

    对于退休后发生的事情,萧国松老人如数家珍,他告诉记者:“我退休后第一年,帮助我的叔伯婶娘孙家香搜集、整理了一本《孙家香故事集》,在中国民间文化圈内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今年6月,孙家香被评为‘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我还有幸代表她到北京人民大会堂领奖。”提起这件事情,他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兴奋。

    《孙家香故事集》的出版和影响之大让萧国松老人备受鼓舞,接着,他又开始筹划自己的寓言集。写这本书一共耗时7年,共收录了他撰写的1001则寓言故事。在写这本书的过程中,老人居住的小区内来了个表演队,每日排练十分吵闹。为了能够安心写作,他在离家4里远的一个树林里找农户租了间空屋子,每天用背篓背着干粮和水躲到那里写东西,早出晚归,7年之间风雨无阻。

    那间房子地处偏僻,路很不好走,而且由于藏于树林间,还经常有毒虫、蛇鼠出没。聊到这里,萧国松老人笑着说:“我每天进屋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开灯看房间里有没有蛇或者毒虫,先把房间的每个角落都检查一遍才能安心写作。”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整整七年,这个年近古稀的老人凭借着坚强的毅力每天往返8里山路,硬是在这间简陋、偏僻的房子里写出了几十万字的《萧国松寓言集》。这本书是2004年11月出版的,出版后,分别被中国现代文学馆、国家图书馆收藏,还被多所大学列为研究书目。他创作的寓言涉及禽兽类、神仙类、昆虫类、人物类、器物类,内容涉及人生、哲理、政治、经济。有关专家称其寓言“写的是动物百态,说的是人间万象”,“创作自成一家,为开发我国丰富的民间文学资源提供了宝贵经验”。从今年6月开始,长阳电视台还专门为萧国松老人开辟了专栏,请他讲寓言故事,在群众中反响很好。

    取得了这番成就后,萧国松老人没有停歇,接着又开始写土家族叙事长诗《老巴子》。(土家族语言中“老巴子”即为老虎)。作品主要通过讲述一个虎的家族在不同历史时期的生存状态和精神面貌,来讴歌以虎为图腾的巴族(土家族的先祖)的勇猛精神与爱国情怀,其内容跨度广泛,称得上是一部土家族的百科全书。目前,《老巴子》第一册已经发行,全诗1万4千行,共70万字。老人说,他预计在明年能完成第二部,以后每两年完成一部,一定要写完《老巴子》四部曲。

    如今,萧国松老人已经70岁,身体大不如前,四里外的小屋对他而言显得格外遥远。为了能够安心创作,他又在小区附近安静的农庄里租了个房子,也就是记者看到的这间简陋到连风扇都没有的“写作房”。在这间房里,老人已完成了下部书稿的提纲。

    采访进行到这里,萧国松老人神情坚定地说:“只要我身体撑得住,就一定会坚持不断地写。因为写作是我毕生的兴趣和梦想,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停止这个追求。”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12 zx.changyang.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政协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委员会 版权所有
承办:长阳土家族自治县电子政务办公室 电话:0717-5322339 鄂ICP备09030340号